笔趣阁 > 道门最后一个传人 > 第45章 大灾之剑(求收藏,求推荐)

第45章 大灾之剑(求收藏,求推荐)

?热门推荐:
????“你……你怎么会有这东西?”林戒震动不已。

????符箓,乃是道门三宝之一,到了如今,几乎绝迹,已经难以寻到了。

????他没有想到楚妙仙竟然会怀有一道符箓,而且当着他的面给拿了出来。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不用这么紧张。”楚妙仙有些奇异地看着林戒,这种表情她还是第一次从这个男人身上看到。

????“道门虽是禁忌,也只是相对普通人而言,实际上,大夏皇族能够迅速崛起,镇压天下,赶绝妖族,有大半的原因是继承了道门的诸多宝物和传承。”

????“即便两千多年过去了,道门对于修行者来说依旧是绕不过去的话题,不少强者年少机缘,都曾获得过道门的遗蜕。”

????“就比如林凡。”说到此处,楚妙仙微微一顿,深深地看了林戒一眼:“还有你。”

????嗡……

????林戒眼睛微微眯起,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冷色。

????“你是如何知道的?”

????“否则的话,当日你怎么也能够使用那支骨笛?”楚妙仙美眸轻眨,回答道。

????“你到底什么来头?”林戒沉声问道。

????能够知道聚阳池的秘密,还身怀符箓,一般人绝对不可能办到。

????林戒相信,这个女人来头不小。

????楚妙仙摇了摇头:“我来是找你合作的,你答不答应?”

????“看来这才是你最终的目的,如果之前我不拒绝,你是不是就打算把我当枪使?”林戒淡淡道。

????楚妙仙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

????“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没有本命真气,如何使用这道符箓?”林戒眼珠乱转,始终盯着那道符箓。

????他看得出来,这是引路符。

????道门时代,各大传承藏在深山灵脉之中,唯有引路符才能寻到。

????“我自有办法。”楚妙仙没有透露。

????“成交!”林戒无法拒绝。

????“好,一言为定。”楚妙仙螓首微点,转身离去。

????林戒看着她的背影,露出深思之色。

????“真没想到外院之中竟然藏着一座道门遗迹,就是不知道里面还剩下什么。”林戒心思活络起来。

????按理说这座遗迹既然是太元门祖师搬来的,里面的宝物应该被搜刮一空了才对。

????不过聚阳池存在了这么久,神妙如玄,或许下面还真有什么秘密未被挖掘。

????“若是能够获得抵御三灾九劫的宝物,我倒是可以想办法突破境界,达到一转,觉醒神通。”

????林戒正在想着,李玄三人走了进来。

????“美人走了!?她找你聊什么?”李玄忍不住问道。

????“聊人生!”林戒转身就走。

????“装逼!”三人齐呼,眼中却又透着羡慕之色,能够与楚妙仙独处,恐怕整个外院,也只有林戒了。

????……

????太元山山脚,一辆驴车缓缓行驶在山间,赶车的是个少年,一身布衣,眼眸如星,身后背负着一柄木剑。

????“老师,前面就是太元门了。”少年轻语。

????后车的草垛上,一位中年男子猛地坐了起来,眼珠转了转,看向远处的高山。

????“赶紧掉头,真是晦气,怎么走到这破地儿了。”中年男子一脸嫌弃。

????“老师,故地重游,你不要见见故人吗?”少年问道。

????中年男子瞪着眼睛,看着远处的太元门,眸子深处闪过一抹黯然。

????“故人凋零,有什么好见的?赶紧走。”中年男子意兴阑珊,催促道。

????“过门都不入吗?”就在此时,一声长啸惊起。

????中年男子目光猛地一沉,紧接着,一道剑光从太元门深处飞出落在了他的身前。

????来人长袍鼓动,凌厉的剑气在周身涌动。

????“徐剑生!?”

????中年男子眉头微皱,眼前这个男人身份沉重,纵然在太元门之中都属顶尖,足以与纪元辰,虚道陵比肩,尤其是一身剑术,出神入化,天下都为之惊悚。

????只不过,徐剑生极为低调,常年深居简出,已经很久没有人见过他了,即便当日林戒入门,他也未曾现身。

????“大灾之剑,我们有二十年未见了吧。”徐剑生淡淡道。

????“二十年……二十年风云变幻,你如今已贵为太元门的高层,成为剑宫之主了。”中年男子淡淡道。

????“你今天恐怕不仅仅是路过吧。”徐剑生眼皮轻抬深深看了他一眼:“你是为王玄罡而来!?”

????“我听闻王玄罡的弟子入了太元门,这倒是新鲜事。”中年男子不置可否。

????徐剑生冷笑:“你要见一见吗?”

????“王玄罡的眼光一向奇怪,恐怕不是个善茬。”中年男子摇了摇头。

????“不愧是大灾之剑,你对那个男人还真了解。”徐剑生淡淡道:“他收了个小怪物,命星九品,却练成了万剑流,如今在外院搅风搅雨。”

????徐剑生虽足不出户,却对宗门之事了若指掌。

????中年男子眼睛微微眯起,闪过一丝寒芒:“万剑流!这小子要走上王玄罡当年的道路吗?”

????“这小子天姿一流,性格也是霸道绝伦,刚刚入门便挑了孟家的血脉,威震外院。”徐剑生对于林戒的事情了若指掌。

????事实上,太元门的高层都对他极为关注,毕竟他是大凶之剑的弟子,无论放在哪里都难以让人忽视。

????“果然又是个小煞星,孟家还真是倒霉,当年孟天奇便是栽在了凶剑的手中,如今到了下一代,又被他的弟子挑了。”中年男子笑道。

????“不过这样的性格,日后难免遭劫,留下遗天大恨,就如……”说到这里,中年男子突然沉默了下去。

????徐剑生摇了摇头:“那小子跟王玄罡不同,精明得很。”

????“这是你的弟子吗?”徐剑生话锋一转,突然看向旁边的布衣少年。

????他眼中精芒闪烁,如剑芒吞吐,然而那少年却浑若无觉,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

????“不用试了,我这弟子命格奇特,否则怎么能够继承我的灾剑!?”

????“这倒是。”徐剑生收回了目光。

????“江山代有人才出啊,当年‘九剑柱’恐怕也只有皇剑未有传人。”

????“那个男人?”中年男子眸光凝起,闪过一丝深深的忌惮。

????“我们走吧。”

????布衣少年赶着驴车,缓缓行驶在山道之间。

????徐剑生也不阻拦,只是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邪剑的弟子如今也在外院,而且也练成了最强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