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门最后一个传人 > 第40章 三件宝物

第40章 三件宝物

 热门推荐:
    “这件黑蛟甲,乃是以蛟蟒鳞片炼制而成,即便紫电级高手的攻击也能抵御。”黑袍男子介绍道。

    孟少卿眼睛一亮,那黑色的甲衣泛着冰冷的光泽,上面的纹路狰狞恐怖,拿在手中却轻盈无比,穿在身上,与身体紧紧贴合,极为舒适。

    “有了这件甲衣,林戒的力量也难以伤我分毫。”孟少卿大喜。

    “这根血云梭更加不凡,能够无视防御,将力量集中一点,穿透五脏骨髓。”黑袍男子的脸上泛起一抹冷冽之色。

    星武境的攻击,力量一旦离体,便会分散,尤其是对方身穿甲衣,更是能够将攻击力卸掉大半,就如同林戒的青藤甲一样。

    可血云梭能够将浑身的力量集中在一点上,穿透力极为可怕,简直就是大杀器。

    有了这件兵器,孟少卿的战斗力便会大幅度上升,纵然遇上比他高出一两个等级的高手,都能够斗上一斗。

    “林戒已经达到了白虹级,力量和速度远在我之上,而且他还修炼了一门身法类的高等武学,我恐怕伤不了他。”孟少卿眉头皱起,道。

    血云梭杀伤力虽强,可也得碰得上对方才行。

    “所以主人给你准备了第三件宝物,幻影灵烟!”黑袍男子拿起桌上金属般的圆球道。

    “只要轻轻捏死,灵烟入体,便能化出数百道残影,到时候杀他易如反掌。”

    “当真?”孟少卿惊喜道。

    数百道残影,足以迷惑任何强者,一旦分辨不出,让本体近身,他便可以利用血云梭斩杀林戒。

    “可我听说万剑流,乃是以剑意驾驭肉身,以气化剑,他剑意已成,意志方圆不动,寻常的幻象应该拦不住他吧。”孟少卿转念一想,有些担忧道。

    “没用的,幻影灵烟与命星相合,所演化出来的是真正的残影,而非幻象,就算元武境高手也无法识破。”黑袍男子摇头道。

    “如此说来,那小子岂不是死定了?”孟少卿冷笑道。

    黑袍男子见状,提醒道“主人的意思是,你若出手必须有十足的把握,因为内院弟子是不能干预外院的,你的这些宝物若是见光,就必须将林戒彻底斩杀,否则麻烦无穷。”

    “放心,这一次神仙也救不了他。”

    孟少卿露出一抹残忍之色,他跟林戒争斗了几次,此次落於下风,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机。

    这一次,他身怀三大宝物,如果还杀不死对方,那还真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孟少卿,你个小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

    突然,一声厉吼打破了清晨的宁静,那声音高昂如剑吟,滚滚荡漾,传遍了院落。

    孟少卿猛地站了起来,双目圆瞪,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正是林戒。

    “他怎么敢!?”孟少卿咬牙,面色变得极为难看。

    从狰狞峰回来,他就派人联系龙天行了,可一直没有音信。

    孟少卿心中隐隐生出不安,这才联系了他大哥,孟少阳也不含糊,连夜让人送来了宝物。

    这才让他心中稍安,同时也冷静了下来,龙天行杳无音信,林戒手中又没有证据,若是聪明,只能打破牙齿和血吞。

    可他没想到,刚回外院第二天,这货就迫不及待地找上门来,简直百无禁忌,横行的一塌糊涂。

    “这个混蛋,果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孟少卿眼中迸发杀机。

    因为林戒,他英明扫地,几次三番被对方当众羞辱,有一次甚至被扒得精光。

    如今,林戒更是直接打上门来,简直将孟家的威名当成了摆设。

    “这次如果不杀你,我还算人吗?”

    孟少卿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出去。

    此时,院落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一个个都怀着敬畏之色,看着林戒。

    狰狞峰一战,他技压四座,震动八方,虽然几乎没人认得最强武学,可是强如林凡都败在了他的手中。

    新人王的名号实至如归,毫无疑问,就是林戒。

    此时,林戒气势汹汹而来,自然让所有人都如临大敌,感到紧张。

    “林戒,你想干什么?”孟少卿厉声喝道,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自然不能弱了气势。

    林戒眼睛微微眯起,冷笑道“干什么?你自己清楚,小王八蛋,你敢暗中下死手阴我?”

    他一口一个小王八蛋,叫得孟少卿青筋暴起。

    “林戒,这里是太元门,不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造谣是需要证据的。”

    “傻逼,造谣需要什么证据?小爷说的话就是证据。”林戒嗤笑道。

    “我在狰狞峰的时候遇见一帮高手袭击,不仅仅抢了我猎杀的妖兽内丹,还想要我的命,幸好我机灵跑得够快,我现在有理由相信,就是你勾结内院,谋财害命,残杀同门。”

    林戒如连珠炮般,将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

    孟少卿都傻眼了,这一听就是栽赃陷害,而且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漏洞百出。

    “你……你放屁。”孟少卿挣红了脸,厉声吼道。

    “你说不是你干的?有证据吗?”林戒冷笑,反问道。

    这一问,孟少卿更懵逼了,他没干的事情,怎么拿出证据?

    “拿不出证据,果然就是你干的。”

    “林戒,我要杀了你。”孟少卿怒声吼道,恨不能将其生吞活剥。

    “卧槽,你还想杀人灭口?”

    “我宰了你。”孟少卿终于按捺不住,杀了过来。

    “我就来问问,可是你先动手的。”

    林戒眼睛微微眯起,一步踏出,便出现在了孟少卿的身前。

    剑羽流风的身法足以媲美林凡的镜花水月,又岂是孟少卿可以抵挡的。

    林戒一拳轰出,暴乱凶戾,卷起劲风猎猎。

    那一拳直接落在了孟少卿的胸口处,后者一声闷哼,如同沙包般横飞了出去。

    然而,身中白虹级全力一击,孟少卿却仿佛未曾受到任何伤害,身子腾挪,如鹞子翻身,缓缓落地,眼中噙着一丝戏虐之色。

    “硬抗了林戒一拳竟然没事?”

    “这怎么可能?”

    众人惊悚,简直不敢相信。

    孟少卿冷笑,露出一抹戏虐之色。

    “林戒,你以为用激将法就能让我就范,我不过是卖个破绽给你罢了,你现在在我面前,连狗都不如。”

    孟少卿狂笑不已,透露出前所未有的自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