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门最后一个传人 > 第25章 日炼月炼

第25章 日炼月炼

 热门推荐:
    嗡……

    清晨,林戒盘坐在大青石上,一缕朝霞垂落。

    他的身体有节奏的起伏着,那璀璨的光就如同一粒粒砂随着呼吸没入毛孔之中,旋即又喷薄而出。

    每个循环都无比悠长。

    林戒体内的天命气则犹如一头小龙,在四肢百骸间缓缓运转,吞吐着日光。

    日炼饮朝霞,月炼吞月华!

    这是道门最为古老的修炼方法之一,用来淬炼本命真气最为合适不过。

    林戒的天命气刚刚觉醒,还没有经历三灾九劫的洗礼,也没有觉醒神通。

    如今的天命气还很弱小,只能提取一些死物的灵性,且数量有限。

    所以,他每天都需要通过日炼月炼之法修炼天命气。

    这个过程极为凶险,因为林戒需要控制火候,一旦天命气临界突破,达到一转,就要降下灾劫。

    太元门答应他的那些天材地宝还没有到手,以他现在的实力可没有办法应付。

    “呼……”林戒长长吐了口气,体内的天命气也停了下来,盘踞在命星深处。

    “比我想象得还要慢一些,到底是失传了。”林戒摇了摇头。

    道门传承断绝得厉害,就像日炼月炼之法,在古时候绝对不止于此。吞霞饮露,说的便是日霞月露,百日筑基,三年功成,便可遨游天地。

    道门之中最精通此法的乃是“九气”之一的阴阳气。

    “听说妖族之中还有完整的日炼月炼之法。”林戒想起了老神棍说过的话。

    据传,古老的妖族便是依靠日月的力量修炼化形。

    只不过传至今日,大部分妖族只精通月炼之法。

    日炼法太过霸道,除非血脉古老强大,否者极少有妖族胆敢尝试。

    至于那些妖兽,不过是不能化形的低等存在,如同兽类,茹毛饮血,凭借天赋修行,自然不能与真正的妖族相提并论。

    外院狰狞峰里就圈养了不少妖兽,都是用来给外院弟子施展练手的。

    “今天就到这吧!”

    林戒站起身来,拿起放在旁边的赤兽铜剑,走向了练功场。

    ……

    练功场,乙班的弟子几乎都聚齐了。

    三五一群,窃窃私语,谈论的自然是林戒。

    “昨天炼兵坊的事听说了吗?”

    “废话,这么大的事早就传开了,林戒也正是牛逼,这才入门几天,风头出了一阵又一阵,还让不让人活了?”

    “谁叫人家牛逼?有本事,你也去揍孟少卿,锤百强榜高手,也在炼兵坊走个一百来步。”

    “小声点,孟少卿来了。”

    有人眼尖,小声道。

    孟少卿在几名弟子的簇拥下,走进了练功场,他目光阴鹫扫过人群,似乎在寻找什么。

    “孟少,那小子还没来。”

    “哼!他现在风头正盛,自然架子就大,不过他也得意不了多久了,这次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死!”孟少卿冷笑,冰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意。

    他是孟家的人,杀伐果决,自然不可能因为吃了几次亏就退缩,相反,林戒接二连三的举动已经彻底将他激怒,杀意深藏,难以克制。

    “快看,林戒来了。”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

    林戒背负赤兽铜剑,走进了练功场。

    顿时,一道道目光纷至沓来,落在了他的身上。

    “林戒,这边!”江怀楼招呼道。

    “怎么一个个都这种眼神?”林戒面色古怪,感觉有些不自在。

    “你还真是一天都不安生,竟然弄出这么大动静。”

    江怀楼撇了撇嘴道,他收到消息的时候也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再三确认之后才慢慢接受。

    “你现在算是外院红人了。”

    “这也能红啊!”林戒满不在乎道:“那外院也太好混了。”

    “装逼。”江怀楼鄙夷道。

    “太火了也是麻烦。”李玄走了过来。

    “啥意思?”

    “我听说百强榜已经有高手在打听你了,本来新人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可你这次闹出的动静太大,加上你之前打败霍琛的事情也被捅了出去。”

    说到此处,李玄微微一顿,似有深意道:“你如今在他们眼中可是很有威胁的。”

    “那也没什么,凡是打听的都不值一提,倒是那些没有打听的才值得重视。”林戒淡淡道。

    “为什么?”

    “八方吹不动,稳坐钓鱼台,唯有这样的气度,才能在修行路上,勇猛精进,百战不衰。”林戒悠悠叹道,一副寂寞如雪的德性。

    “装逼!”江怀楼,李玄不约而同道。

    就在此时,教官王奇踏进了练功场,所有人都不说话。

    王奇眸子转动,目光扫过众人,在见到林戒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今天是进入狰狞峰狩猎的日子,为期三天,我希望三天以后,还能看到你们全都站在这里。”

    王奇的声音如洪钟响彻,回荡在练功场上。

    众人闻言,勃然变色。

    听这个意思教官根本就没有管他们死活的打算。

    “教官,听说狰狞峰妖兽凶猛,有什么安全措施吗?”一名弟子忍不住问道。

    “安全措施?”王奇眼睛微微眯起,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想要安全感就回去找你妈,这里是太元门,想要立足,生死算什么?如果真的死了,也只能怪你自己本事不济。”

    王奇的霸道近乎残忍。

    那名弟子双手紧握,脸挣得通红。

    其他人见状,话到嘴边,也都咽了下去,脸上透着担忧之色。

    也只有李玄,燕云山,孟少卿这些新人当中较为出色的,稍微镇定一些。

    可也只是相对而言,妖兽的身体素质本来就强于人类,况且狰狞峰那种地方,地势险峻,就算是他们都有陨落的危险,保不齐就丧生妖兽爪下,成为粮食。

    “教官,什么时候出发?”有人问道。

    “就是现在。”王奇咧嘴,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这变态根本就不给我们准备的时间。”众人恨得咬牙切齿,却敢怒不敢言。

    “谁要组队?”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纷纷望去。

    王奇的眼睛微微眯起,目光落在了林戒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