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门最后一个传人 > 第22章 无生剑

第22章 无生剑

 热门推荐:
    “你认识我?”林戒一怔。

    他刚刚入门没几天,就已经变得极为出名了。

    一方面是因为王玄罡霸道,当年无法无天,杀伐无算,使得仇家遍布天下。

    另一方面也是林戒自己太过高调,接连挑了孟少卿和霍琛。

    如今整个外院,他的名字可谓是响当当的招牌。

    提起扒衣狂魔的名号,恐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太元门百年以来,新人里面这么高调的也就两个。”柳惊鸿微微笑道。

    “一个就是大凶之剑王玄罡,当年他入院的时候,连内院弟子都不放在眼中,甚至偷偷潜入宗门禁地,简直无法无天。”

    “至于另一个就是你,刚刚入门不过五天,便已经是凶名滔滔,谁都知道孟家的小侯爷被大凶之间的弟子扒了个精光。”

    “额……”林戒笑了笑:“也没有精光,我给他留了条……”

    “林戒,你既然是王玄罡的弟子,那我倒是愿意给你个方便。”柳惊鸿将他的话打断,饶有兴趣地笑着道。

    “方便?什么方便?”林戒警惕道。

    “在这外院炼兵坊之中,有一件重宝,乃是当年祖师所留,新晋弟子若是有人可以抵御这件重宝的威能,踏步而行,便可享受优惠。”

    “重宝?”林戒眼睛微微眯起。

    “不错,那是一件神兵的残片,虽然威能已失,可依旧恐怖滔天,你若是能够踏出一步,你要买的赤铜剑,价钱可以免去一成。若是踏出两步,便可减免两成,以此类推。”

    林戒闻言,眼睛一亮:“踏出十步,岂不是白送?”

    柳惊鸿笑了,笑得很是开怀。

    “太元门自开宗立派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踏出过九步,就算你师傅王玄罡,当年也不过踏出七步而已。”

    林戒心头一惊,眉头微微皱起。

    “你要试试吗?”柳惊鸿眸光闪烁,似有深意。

    “林兄,小心点。”李玄面色微变,小声提醒道。

    “炼兵坊的那件凶兵我也听说过,每年都有不少弟子死在上面,你还是谨慎点。”

    “你若是怕了也无需勉强,毕竟还是小命重要。”柳惊鸿笑语盈盈,玉手轻抬,指了指墙壁上一纸黄卷。

    “新晋弟子之中,倒是出了不少好苗子,今年的新人王应该就在这些人当中了。”

    林戒闻言,忍不住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榜单,从上到下,大约有三十多个名字,全都以身试凶兵。

    最差的踏出一步,可即便如此,也十分了得了。

    能够榜上留名,已是非凡,许多人,甚至连一步都踏不出去。

    至于最上面的三个名字最为耀眼夺目,俱都踏出了五步,冠绝群伦。

    楚妙仙,林凡,司云天。

    “林凡……他也来了?”李玄瞳孔遽然收缩。

    “新人王吗!?”林戒淡漠道。

    “那就试一试吧。”

    “林兄,你……”李玄面色骤变。

    他没想到林戒竟然如此爽快就答应了,要知道,想要抵御那件凶兵残片,不仅仅需要深厚的修为,资质也很重要。

    命星九品,和光同尘,实在难以抵挡那盖世的凶威。

    “好气魄,倒是没有落了王玄罡的名头。”柳惊鸿不禁赞道。

    她的眼中似有得色,转身离去。

    轰隆隆……

    不多时,炼兵坊最上方的高台之上,一道璀璨的光华亮起,血色秘纹交织。

    一座黑色的水晶台渐渐升起。

    里面盛放着一青铜碎片,只有指甲大小,表面刻印着复杂的纹路,恐怖的气息如罡风劲起,在大厅内席卷开来。

    “好……好可怕的杀气。”

    “这就是炼兵坊的那件凶兵残片?”

    许多弟子瑟瑟发抖,眼中溢满了惊恐之色。

    就算是李玄这样的高手面色也有些惨白。

    此时,他终于知道为何很少有人可以抵御这凶兵残片的气息,甚至踏步而行。

    实在是这凝若实质的杀气太过恐怖,压迫血肉之躯,甚至精神念头都仿佛被割裂一般。

    “林戒,你可以开始了。”柳惊鸿款款而来,笑着道。

    李玄面色有异,看向林戒。

    此时,林戒眸光颤动,有些难以置信。

    眼前这枚青铜碎片的气息,那亘古如恒的秘纹,那霸道凌天的杀意……他曾经切身地感受过。

    在那早已落败的道门祖地。

    道门九大至高神兵之一,无生剑!

    凶兵归藏,万物生养,无生剑起,神鬼无常。

    天地反复,日月失光,天下剑道,尽败如殇!

    “天下剑道,尽败于此,想不到你的荣耀与威名也葬在了岁月之中。”林戒不禁感叹。

    他很小的时候就听老神棍提过无生剑的威名。

    这件凶兵当年威震天下,存在的岁月甚至可以追溯至道门创立之初,古往今来,不知多少高手陨落在它的锋芒之下,身死道消,空叹霸业。即便当年大夏帝君横空出世,它的锋芒也为曾磨灭,闪耀天地,杀伐无疆,最终随同道门走向没落,折剑沉沙,葬在了岁月之中。

    林戒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在这里得见无生剑的残片。

    虽然它早已陨落,可残躯犹存,犹是道门中人。

    “一切众生,于无生中,妄见生灭!”林戒心中轻语,透着没落与悲凉。

    突然,一声剑鸣惊起,在他心中响彻,如龙吟般震动天地。

    林戒心头大震,只觉得一股恢弘好大的意念如天如地,洋洋洒洒而来。

    恍惚中,他仿佛看见尸山血海,在那顶端,横插着一柄残剑,纵然剑碎,可依旧挺立,傲视人间。

    此时的林戒只看到了四个字。

    锋芒不灭!

    轰隆隆……

    陡然间,他的精神,他的意志,他的血液沸腾如潮,不断凝练。

    刹那间,在他的识海之中,一柄三寸小剑渐渐成型。

    剑意,凝聚!

    这一刻,林戒终于踏出了最后一步,他眸光闪烁,如长剑横空,变得锋利无比。

    “嗯?他怎么……感觉有些不同了?”柳惊鸿面色微变,露出异色。

    就在此时,林戒动了,在众人的瞩目下,他向着高台走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四步!”

    ……

    人们的眼神渐渐变了,变得错愕不已,变得震惊如崩。

    那可怕的杀意在这个少年面前恍若等闲,他步步走来,若闲庭漫步。

    “九步!”

    “十步!”

    “卧槽,怎么回事?”

    此时,炼兵坊爆炸了。

    所有人都沸腾了。

    就连柳惊鸿的眼珠都差点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