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934章 一杀一握

第934章 一杀一握

 热门推荐:
    “飘云,星衍,内鬼的下一步行动,不知是陈范二人同时犯,或是这次就仅仅只有一个人。总之,任何判断,都不能过激,先绑人,不急斩。”事先林阡就交代说。

    “明白,问清楚了再说!”星衍点头。飘云道:“主公放心,只两个嫌犯了,一个是真凶,一个是真凶必害,所以更加要谨慎。”

    果不其然,这内鬼很强,他两次没有用一样的套路,这次不是陈范都犯罪的——出营见同乡的只有陈旭一个人,当然,这次跟踪陈旭的,也就不是江星衍一个了,高手更多,是以听得更清楚。陈旭似是很急迫,捉着对方的手问“思雨”,思雨……瞬间灵感划过江星衍的脑海,他记得,他们黑(道)会的这位五当家,传言曾经喜欢过孙思雨。那精美的佩饰,是孙思雨的?

    还不及想,忽然就有个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了,杨致诚他气急败坏地突然冲进这酒楼,在江星衍无法控制的时间内一剑出鞘,径直把陈旭刺翻在地!江星衍大惊,急忙要去阻止:“杨将军,主公说过,不可操之过急!”

    然而,晚了,杨致诚第二剑杀了那中间人,第三剑就又狠刺陈旭,登时血流满地,酒楼里忽见杀人,都是惊得四处逃散,江星衍惊愕看着陈旭背上全是窟窿,惊道:“杨将军……”

    试想,杨致诚一旦得知了奸细是陈旭,怎可能不因向清风和杨致礼的死而怒不可遏?他大病初愈状态也不好,所以暴怒之下做出这等事来情有可原,可是江星衍懵了:这样一来,岂不是既死无对证,又……如果错杀好人?

    “我完全肯定,就是他!我昨晚才想起来!”杨致诚把陈旭尸体带回林阡面前时,泪流满面,义正言辞,“前些日子我昏迷之时,是被顾震和苏慕岩利用的,他二人自陇陕时期就降了轩辕九烨,是以就是这内鬼在山东的上线。他二人对我用药,教唆我杀掉主母,试图想嫁祸给我,我迷迷糊糊之间看见过他们,还听到过陈旭的声音,他屡屡提及郭昶、黑(道)会,还有孙思雨……”

    “前些日子……”林阡色变,登时看回江星衍:“星衍,你可跟丢过陈旭?”

    “啊……”江星衍追忆多时,才终于想起一些来,“数日前,搜寻致诚将军时,曾有过半刻的跟丢。但,仅仅半刻而已。”

    “郭昶。”林阡微吟。

    “其实,是金人用郭昶的旧事,引导并操控着陈旭。”百里飘云微微有些懂了。

    “怎么?关二当家什么事?”江星衍一愣,从他现在还在称呼郭昶二当家就可以看出,郭昶是黑(道)会的灵魂当之无愧。

    “黑(道)会曾有大半人都认为,郭昶是因盟军见死不救而死。”杨致诚叹道,群雄都还记得,当时广安之战结束,黑(道)会曾因为这个误会、一分为二划江而治,如果说,当年的郭昶之死,陈旭一直耿耿于怀,表面上是丝毫不在意,其实却埋伏在林阡身边伺机对盟军报复……?

    不是没有可能,嘉泰年间,陈旭并非一直跟随林阡身边,他时常往来于黑(道)会和盟军,难免不受孙寄啸颜猛说法的影响,潜移默化,根深蒂固。

    “唉,还有,适才他拉着敌人的手,一个劲地问‘思雨’,他当年喜欢思雨的事情,我们黑(道)会很多人都是心照不宣的。”江星衍叹了一口气,说,“可惜,思雨姑娘却被主公许配给了辜听弦。”

    林阡听罢,叹了口气,陈旭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他怎可以这样就判定陈旭的罪行,然而,难道还要继续怀疑活着的人?活着的人,唯一的嫌犯,范遇。

    这不是藏钩杀人的游戏,绝对不是用排除法排除出来的,什么都要讲求万分的证据,而论证据,杨致诚就已经是人证,物证呢,物证也有——

    那个和陈旭接头的中间人,手上有联盟在沂南地区最新的布军图,准确无误!

    却还是那句话:“死无对证。”

    “唉,主公……我一时……太心急。”杨致诚看着林阡面色中的痛楚,大悟,对林阡道歉说。

    

    “唉,主公……我一时!太心急!”夜晚,隐秘处,杨致诚对林阡再次道歉,“似是,将陈军师伤太重了……”

    “知道就好。”樊井笑了,“不过,再重的伤,我也能治。”林阡却始终不语,看着陈旭等他醒。

    林阡,当然不可能允许死无对证,所以上述一切,他都不准许真的发生——

    他并没有和陈旭串通,事先也没告知江星衍,唯一的同党是杨致诚,命其在人前演出了这场戏,所以,到目前为止,他仍然并没有确定,陈旭范遇,哪个是内鬼。这件事上,既然他俩出现了不同点,那么林阡就两个一起抓,不同的方式抓,陈旭明抓,范遇暗抓。

    杨致诚回忆之时,确实有陈旭见过顾震苏慕岩的印象,这是他之前就告诉了林阡的,所以,陈旭的嫌疑比范遇高,这次他也算人赃并获了:这次他和中间人的接触,就是林阡和樊井推导出的“下次接触,下次要挟,下次决策”——

    但林阡不杀陈旭,是因为这也可能是范遇嫁祸的。金人和内鬼之间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范遇他,下一步的行动,在上一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上一步谋害杨致诚的时候,刻意让顾震和陈旭在同一个情景里出现,这样一来,如果杨致诚杀了吟儿那杨致诚就是替罪羔羊,如果杨致诚被救了那么杨致诚听见的话就是陈旭的呈堂证供。这番可能,也非常大。

    林阡握着手中这张沂南最新的布军图,这份足够引起又一场大战的情报,其精准之程度足见内鬼心思之缜密。虽然,确实是中间人手里拿着的,但它既可以是陈旭高妙地当着所有人的面神不知鬼不觉地传给了对方,也可以是范遇一早就给了对方用来诬陷陈旭——范遇怎么给对方?陈旭可以甩开江星衍,范遇也能甩百里飘云,扔进哪个不起眼的角落,动作只要一个瞬间,虽冒着一瞬被人发现的危险,却能获得自身脱罪的利益一劳永逸。然后,对方要中间人带着情报,栽赃给陈旭,说得通。说到底也就是一个问题,这次接头,是传递情报,还是栽赃陷害?

    樊井说,内鬼可能是因为嫌疑人越来越少的关系而日渐想要收手,但金人,却在与他接头的同时,搬出了他的把柄、要挟他继续为金军办事,同时也告知他,只管定心干,他们会帮他……樊井说的没错,在内鬼身份掩饰的问题上,金人会帮忙的——但至于怎么帮,帮的力度如何,都很难说,如果金人真把这内鬼当一回事了,那么这内鬼很可能是范遇,如果金人没太把这内鬼放心上,那么这内鬼极大程度是陈旭。

    当前,必须在肯定陈旭是内鬼的同时,也把事情反过来推敲,看看能不能也肯定范遇是内鬼。如果也成立,那么两人的嫌疑仍然等价。

    所以,真相大白之前,一定要保证,陈旭范遇都活着。

    林阡心知,盟军中不排除有激进者,一听说谁谁是内鬼,就恨不得立刻将他剥皮抽筋,诸如祝孟尝……很可能就会被别有用心者利用,再演出一场柳月的悲剧,纵容又一个程沐空。是以林阡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就先让杨致诚“激进”一回,先把陈旭给干了,“尸体”也绝不给别人碰,作为死里逃生者的杨致诚最有资格和动机,如此,也算保护了陈旭的命。隔开陈范二人,排除相互利用,继续追查证据,才是上策。